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请多多支持!

根正苗红红领JING:

“我非人间客,于是我起身离开了。当我在这里时,紫禁城日出日落在此更迭;当我在这里时,万里长安丝绸之路从此出发;当我在这里时,六朝古都江南烟雨在此痴缠;当我在这里时,中原腹地华夏文明从此起源;当我在这里时,岭南有千山万水,从此奔腾入海,生生不息。我为红尘游者,于是我起身离开了。”

APH耀中心城市主题本《当我在这里》终宣,文本、内插以及周边试阅公开,详情见宣图。

6.15晚八点预售,7.8关闭。预售前七十名购入送手写特签一份。

本子预售地址:点这

加购周边地址:点这

与耀燕本《与子成说》一起购入还送王耀&王春燕联动吧唧一对。...

衣服是一种言语,随身携带着一种袖珍戏剧——贴身环境,那就是衣服,我们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里。

——张爱玲

而此刻的天。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汪曾祺

我爱你,是大雨滂沱里的拔足狂奔,是艳阳高照下的静默伫立,是怯懦者的咄咄逼人,是心虚人的步步紧逼。

我爱你,把所有真话变做谎言,把金子变成石头,把财富变回稻草,把所有美好而真挚的思念变质成恶臭而虚伪的口不择言。

沉默地被压在舌根下不曾有机会坦率说出口的“我爱你”,是将一切真变假、美变丑的魔咒,它本应是充满爱意的,奈何时间太久,把我的口舌都割伤,鲜血和苦涩的眼泪浸泡中,早早变质了。

她因窗外的野猫跳下围墙而受到惊吓,转过头时的那个眼神,不是身为诗人的我所能描述和描绘的。

我曾路过的千万里浅蓝海岸线,我曾踏足过的千万里金色沙滩,我曾轻捧起的冰凉溪水,我曾捕捉过的野原山色,我曾沐浴过的清浅月光,都不及她的一个回眸。

长长的睫毛下,一双蓝盈盈的眼睛,像老天囚了一方蓝天填进她的双眼,澄澈而偏偏层次分明,又像阳光轻轻落在湖水上。

带着小惊吓和疑惑的眼眸投过来,我看到雪白丝光椋鸟的翅膀在湖波上一闪而过,我看到紫桔色月光坠落到湖面下,我看到蓝色睡莲从瀑布上一边盛开一边加速坠落进湖水。

为什么只是这一眼,仅仅只是一眼,我就成了她的俘虏。

我简直看到了,我清清楚楚的一生躺在这双眼...

水泥森森的钢铁森林里,人们穿钢拂铁地走过,是一只只西装革履、衣冠楚楚的猩猩。但在城市的上空,生锈的云朵上,有人用看不见的精神,构建了一座远离车马喧嚣和假笑虚伪的眉黛之山。

那是私人的领域,我在那里,也有一座山,等着不知道愿意爬着天梯上来敲我山门谁谁谁。

祝自己生日快乐,我快被敏感词搞疯了。

老子高兴,明天更新。

自割腿肉祝自己生日快乐。

我的墓志铭上什么功绩都不要写,刻一句我心悦你,足矣

1 2 3 4 5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