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在阴郁的年月,我的生命闪着微光,仅仅在我和你相爱的时候。 如同忽隐忽现的萤火虫,你会尾随它的飞行,一闪一闪在橄榄树中,在夜的黑暗里。 在阴郁的年月,灵魂摆好皱缩的毫无生气的姿势但躯体却径直走向你。 夜空哞哞地叫着,我们偷偷地从宇宙挤出牛奶,幸存下去。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默《乱涂之火》

评论
热度(26)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