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我总是千里迢迢地来

  我总是千里迢迢地来。

  看你采桑养蚕,叶弄蚕笑,蚕嚼桑叶的沙沙声盖过窗外夜雨落塘的声音。

  看你摇井取水,含笑煮茶,茶叶翻飞似鸟你笑道这茶未必没酒来得醉人。

  看你梨花满树,花落满山,风卷起一股股雪白的风从山上刮到长安城去。

看你商贾往来,莲女摇船,莲蓬在潮湿的岸边堆成一座座毛绿色的小山。

  看你穿铠守边,大漠孤烟,腰间陌刀寒光闪闪我看不清你送别我时的脸。

  我总是千里迢迢地来,又千里迢迢地去。

  我总是千里迢迢地来。
 
  看你黄沙漫天,骆驼蹒跚,找你的路把自己的脸冷酷地藏进沙丘的背面。

  看你商客众多,货车满载,车马将地踩得尘土飞扬你却说安息未至罗马。

  看你指点江山,以海为湖,你麾下千万铁骑把热血当做烈酒一样来痛饮。

  看你大秦繁华,国盛兵强,美酒美人如流水阳光把罗马晒得像金镀一般。

  看你手编花冠,大嚼橄榄,夜色美得出奇海浪声平缓规律如此催人入眠。

我总是千里迢迢地来,你也总是千里迢迢地来。

评论(9)
热度(89)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