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我醒来,我睡去

  一天我醒来,你如春雪般消融,雪水濡湿了我的枕头,留下一个潮湿冰冷的压痕,亚特得里亚海边的阳光落了一地,却跳不上我的床脚。

  一夜我睡去,你在梦中复活,梦里牡丹争相开放,你穿梭在花丛间,花上的露水沾湿了你的手指、手臂,我闻不见花香,鼻端只剩你发间湿润的檀香。

  一天我醒来,滚烫的海风带走夏天所有的余晖,这里没有牡丹花,海浪声永不停歇,荒芜的海平面上不开花,你像海上的泡沫般消失。

  一夜我睡去,来到广阔无边的海洋中心,海平面在远方把自己和天际缝到了一起,大陆在哪,我目力不可及,你再也没有复活。

评论
热度(44)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