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荒唐情事


伊万颈间的围巾被当成眼罩,在他脑后打了个结,王耀的结打得很松,但因为围巾本身宽大,所以倒也遮得严实。伊万的额发被围巾蹭得毛毛躁躁的,有些因为摩擦而膨胀地立了起来,有些被围巾压着,乱糟糟地贴在伊万的额头上,蹭得他眼睛鼻子都痒痒的。

围巾的下端被他咬在嘴里,一些支离破碎的呻吟透过布料传出来,听不清到底在说些什么,只是令人觉得他那些破碎不完整的声音好听得打紧。气音鼻音混成甜蜜粘稠的一团,被围巾过滤,层层温暖厚实的布料滤出来溢散到空气里的,是王耀一个个磨人的亲吻。

他的大衣被脱下,胡乱地摊在床边,两个袖管都落到了地上,一幅胡乱仓皇的荒唐模样。王耀把他的衬衫扣字解得差不多了,却不脱他的套头针织衫。敏感的ru首蹭到略显粗糙的针织衫上,痒得出奇,像有人拿着羽毛在扫,又略施手劲地按压,它们悄悄地挺立起来,把针织衫顶出两颗小小的凸起的痕迹,伊万不由自主地要弯曲自己的身体,想要躲避这样有些陌生的感觉。

王耀自然不愿意,他把伊万狠狠地压在床榻,手掌绕过伊万的肩膀垫在他的肩胛骨下,整个人半趴在他身上,在伊万的颈间轻轻浅浅地啄吻着,一路啃噬到他的耳垂,上下齿咬合,磨牙般啃噬着这块小小的肉。然后将上下齿换成虎牙,咬一口亲一下地从耳垂出发,一直吻到耳朵尖,然后不断在这流连。

“喜欢我的水管吗?”王耀的吻落在伊万的耳廓上,低哑的笑撞进了伊万的心里。 ​温热的,属于王耀的气息喷洒到他的耳后,像一盆热水一样,把他耳后连接脖颈的一片皮肤烫得发红。

并不觉得有什么羞耻,只是正常地生理反应,伊万的心脏在胸膛里激烈地跳动着,肾上腺激素疯狂分泌着,他开始冒汗,心跳也渐渐过速。他明明穿着完整,却有种赤裸裸的刺激感。因为他知道,王耀立起身,正在看着他。

他能感觉到王耀现在高高在上的视线,那视线好像嗜血的狼,隔着自己的衣服撕扯着自己的身体,要把他肢体的每一个部分都撕扯得鲜血淋漓,但又那么冷静,好像在思索从何处下口又像在等待猎物自绝在他面前。

伊万不是什么坐以待毙的人,他夹紧了王耀,双腿缠紧王耀劲瘦有力的腰肢,让他们的下ti狠狠地撞在一起,耻骨和耻骨相撞和rou体相撞的声音不仅响彻在物理的现实世界,还震荡在两人物理的身体内部。

他一把抓住王耀的领口,把王耀扯了下来,用他撕扯自己的方式撕扯着他的嘴唇,几近要把两人的嘴唇都撕裂,血腥味隐隐地扩散。他抓住王耀领口的两只手紧到青筋毕露,把王耀的领口拧成一团,在下扯的过程中扯掉了王耀的两颗扣子。

崩裂的扣子从伊万的虎口不远处弹开,一颗砸到了王耀的肩膀然后往外弹开了。另一颗往下掉,蹭过他的下巴,落进他的衣服里。那恰好是从顶上数第二颗扣子,最贴近心脏的那颗。它从王耀的心脏旁掉落,一直落到伊万的心口去。

【悄咪咪tbc】

评论(13)
热度(129)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