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塔光

第五章

  他在做梦,梦到自己飘到了海神塔之外,鸟瞰着这座他日日夜夜生活、栖息的建筑物,像绕着海崖上下翻飞的海鸟,脸庞撞进海浪里,海雾缠绕着他的头脸,随着他盘旋的动作一同升到半空中。

  突然大风起了,夜云遮住了月光,天地黑茫茫一片,就连海神塔的一丝轮廓也看不见,只剩万物黑漆漆。他耳边充斥着海上常年肆虐的雨浪的声音,潮气在海洋的上空堆积,被风携着,也像浪一样往他身上拍打。

  不知道是天地太黑还是他失了明,他什么也看不到。却听得到、闻得到、触得到,掌管梦境的神锁住了他的视觉,也许是不想让他察觉到这一切并非梦一场,又或者是他贫瘠的想象力无法在梦中创造出这样难以想象的场景,所以干脆无法显示了。

  可是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经离海神塔很远了,虽然他什么也看不见,但是他能感觉得到,海的气息变了。

  在这夜浪海雨中听了不知道多久,潮气早已把他的衣角打湿,发丝儿都凝出水来。远处歌声响了,自遥远的海中心来,从缈缈变为了清晰,歌声逼近他的同时也将雨声、海浪声压低、压低——直到几乎消失。

  黑暗的深处,徒然跃出一团火,炽金色莹莹地亮了起来,成为黑暗中唯一的亮色。他朝着那火光、那歌声的来处狂掠而去,梦里没有四肢躯干的概念,于是任由他飞蛾扑火地往前冲,不要命地逐着火。

  近了近了,近了才发现,火不止一团,而是两束;再近再近,再近又发现那不是火,是一双眼睛;更近更近,更近才看清那眼睛不是灼热的炽金色,是淡淡的却更透彻的颜色,像流动的琥珀,是长夜将尽而黎明将至的透彻,是星河里所有的星都被摘下来磨碎了撒入其中的璀璨,是虚空中笑着唱着歌的灵魂……

  再近再近,已经不能再近了,他一头栽进那双流动着琥珀般颜色的眼眸,栽进一片黎明将至的天空、栽进一段璀璨闪耀的星河,被一个唱着歌的灵魂拥住。

  灵魂的歌喉嘶哑,声线里填满了疲倦和思念,像是招魂歌唱太久,几乎把自己的灵魂也唱到干涸了。

  “他在等我。”他内心冒出这样的回答,回答一个从来不曾有人未出口的问题。

  他伸出手回拥那个唱着歌的灵魂,他们相拥着,灵魂相接触迸发出了火花,燃烧掉了整个世界。

评论
热度(33)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