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月衣夜行

※混更一下

月下,蓝盈盈的喇叭花都闭合了,形状优美的唇花抿在一起,把星空的蓝色嘬成了一颗星子,纯粹的蓝的颜色,像夜幕里浓缩的蓝天,凝成了一块纯粹的宝石,重重地缀在攀附于老城墙面的花藤上。石榴花仍弯着唇笑,那方白天里任何花都盖不住她颜色的唇,哪怕在夜里依旧美得让人想吻,唇中央是羞涩的小舌头,此时微微闭着,好像还含着什么甜言蜜语没说完。

她披上月的纱衣,她立在一世界的绿色中,脚踩着一片绿叶,起身眺望。微微张开唇,她呼唤着,跟微风、月色絮语了很久,不请自来的客人将她的絮语纺成纱,又把纱织成了一条淡红色的花锦,颜色是她,锦纹也是她。渭河的水依旧奔腾,虚空里和花的絮语相应答,他们的那些优美却不为人所知的清歌一般的对话被一个人悄悄听了去,他唇角溢出浅淡的笑意,层层叠叠地堆在一起,开成一朵银月般的石榴花。

他将月光揽上身,哼着不知名的曲调,手掌和小臂缠挂着石榴花的絮语和微风的清唱一起织成的锦绣,渭河的水汽正给它染着色。他身披月华,行而歌之,夜里醉人的风把他随意哼出的音调牵走了,留下一阵清凉;渭河的水把他齿关开合间的词句化进粼粼的波光里流走了,留下河水奔流不息;但他不在意,慷慨地任由天地万物索取他,就像这片土地供养他时一样。

评论
热度(24)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