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没由来的就开始丧,存稿堆了一大堆,左右是不想修也不想发,没啥子动力,好像脑子死了,连脑脑的劲儿都没。
有很多很棒的想法,就任由它们支离破碎地码在随手扯来的本子上,懒得收集。
认真地策划了旅行,而后又暂且搁置,时间不允许,工作堆成山。我面前有好多要做的事情排着队等着我临幸,而我一边丧一边把顺序打乱。它们就跟车祸现场一样撞成一团,疯狂连撞,钢筋铁骨揉成毛线团,头尾看不清楚。
“我希望自己是个巨人;我希望自己的头能和高山牧场上的皑皑白雪同高,能看见那儿的羊群;我希望脚趾能伸进湖的深处噗噗作响;我希望自己就这样躺或坐地融于自然之中,任手指尖曼生草丛,发间绽放着阿尔卑斯玫瑰。”
然而现在我仅仅只希望自己能从繁杂的日常生活里逃出来喘口气,喝两杯酒泡个澡然后蒙头大睡。

评论(1)
热度(17)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