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因为你是不现实而且不成熟的,异乡人,只为了崇拜一只蓝得充血的笔,一种雄厚如斧野犷如碑的风格,甘愿在大西洋的水牢里,做海神的一夕之囚。因为像那只运斤手一样,你也嗜伐嗜斩,总想向一面无表情的石壁上砍出自己的声音来。因为像它一样,你也罹了史诗的自大狂,幻想你必须饮海止咳嚼山充饥,幻想你的呼吸是神的气候,且幻想你的幻想是现实。

——余光中《南太基》

评论
热度(21)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