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人类巫师养成指南

※那个魔巫捡到了孩子

※只是想看这个类型然鹅没有,只能自己捉刀来写了。

※轻度萝莉控魔巫vs小女孩
【魔巫可以自由变化性别,然后萝莉设定确实没想清楚怎么表达啊啊啊别打我,非主线的细枝末节就不要在意啦,王位继承什么的都是我胡编乱造的完全经不起推敲反正也不那么重要主角二人根本谁都不会去当皇帝啦】

如何培养一个实力强大的人类巫师?

1.收养一个人类小孩。

2.给她洗澡喂饭换尿布讲故事做衣服,反正奶爸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3.坚持。

4.坚持十二年。

5.送她去人类学校。

6.不好意思上一条撤回,别送你家小孩去人类学校。

7.教她下巫术,谁欺负她她可以咒回去。

8.教她做魔武,谁欺负她她可以抄家伙锤回去。

9.教她做魔药,谁欺负她她可以下药把谁毒翻。

10.好了你成功了,你拥有超强人类巫师徒弟了。

魔巫大人收养了一个人类小孩。

她有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粉粉嫩嫩的小鼻子小嘴巴,手脚都像藕节一样白白胖胖的,戳一戳她柔软的小肚子她会发出像奶香充满整个房间般香甜的软糯笑声。

但,小心了,你要是戳得用力了,她会哭,小鼻子小脸儿都皱在一起,张开那张发出奶笑的小嘴巴嚎啕大哭,
不要命地哭,幼小的脆弱的声带被小婴儿身体里莫大的悲伤冲击,发出杀伤力巨大的哭声。

小婴儿为什么会哭?那可是个未解之谜啊,就算是魔巫,也没有精修过婴儿语,只能不断地揣测小婴儿哭的原因,她还不会说话,也不知道怎么表达,甚至不清楚自己是个什么而这世界是怎么样的,她感觉到不舒服了、疼了、饿了就会哭,哭是她表达自己需求的所有的唯一的手段。她哭了,小婴儿哭声的杀伤力可是一个难以估量的数值啊。

可不是杀伤力不可估量吗?众神退隐时代最后的巫者,伟大的魔巫大人,传说中的观星者,也会被这种小婴儿的哭声杀得片甲不留,只能屁滚尿流地抱起她来哄,来亲,手忙脚乱地准备小婴儿的食物。

魔巫奶爸不管小婴儿听不听得懂大人说的话,反正哄孩子的话说了一大箩筐,从前搬动沉重药锅、切割动物尸体都不带一点颤抖的手,永远都冰凉得不像活人的手,被小心翼翼地捂热了,无比轻柔地护着小婴儿的头颈,把她抱在怀中。

念咒语、解预言的嘴巴哄着孩子,外面权贵重金都买不来他多说几句的人却能在哄孩子的时候自言自语说上千百句。

做魔药、制魔武的双手磨着米糊,其实我不太能想象一身黑蓝色长衣袍看起来就很不食人间烟火的魔巫会下厨弄人类食物,而且还是弄那种细软的、一口米糊都要耐心碾磨上好久的人类婴儿食物。但他就是做了,而且做得越发顺手,甚至还有发展出一个事业的趋势,要知道,魔巫的魔术厨房和魔法衣橱可不是开玩笑的。

其实魔巫收养这个孩子的时候只是一腔突如其来的柔情。那天魔巫的住所被拜访了,那是一对王储夫妇,一堆乱七八糟的人类血缘关系决定了他们两个生下来的孩子会有比他们两个都靠前的继承顺序。

他们想要一个男孩,因为只有男孩才能当上真正的掌权者。

“你知道你们这辈子只能拥有一个孩子吗?”魔巫怀抱着手问他们。

“知道的,我们知道。”夫妇态度诚恳地回答,生怕得罪这个喜怒无常,并且脾气很烂超像长不大小孩的魔巫。

“那你们已经有了唯一一个孩子,还有何贵干?”魔巫的态度变得恶劣起来。

“您知道的……她……她是个女孩……”

“所以?女孩怎么了?”

“我们不需要女孩。”夫妇两人陈述着一个事实,但听起来好像是一个恐怖故事。

不需要,连“不需要”都可以成为抛弃自己亲生子嗣的理由。孩子终究是无辜的啊,她没有选择地来到了这个世界,没有选择自己父母的权利。

小婴儿全身被粗糙的布料包裹得严严实实,唯独只露出那一小张恬静的稚嫩的睡脸,无知无觉地在母亲的怀抱里睡着,她是多么惹人怜爱,全身上下都透露出让人为之心软的气息,多么让人想要把她抱进怀里。但是此时此刻正抱着她的女人,她的母亲,在用自己柔软的臂弯搂抱着沉睡的孩子的同时也在铁石心肠地请求一个陌生人,强人所难地请求那个陌生人将自己的孩子带走。

没有什么苦衷,只是因为欲望难填。

魔巫看了看小婴儿被粗糙布料磨红的脸颊,又看了看装扮穿着故作低调的王储夫妇,心里叹了口气“就算我拒绝,你的父母看上去也不会把你带回你那华美的城堡里去了。”他在心里悄悄对这个小婴儿说。

“我可以收下这个孩子,但是,从我收下她的那一刻,你们即将不再是她的父母。你们和她的血缘、尘缘都会一并被绞断,而你们终身不能见面。”魔巫缓缓地说。

“我们可以终生不见她。”夫妇喜上眉梢,连连答应。

于是魔巫进行了一次巫术,假公济私地把抛弃孩子的夫妇坑了一大笔,把他们折腾得非常狼狈。而当巫术最后一个咒语从魔巫唇边落下,这个人类小婴儿从此无父无母,成了魔巫的孩子。

作为人类的孩子,她不受期待地出生。

作为魔巫的孩子,她备受宠爱地长大。

但魔巫其实被当时只是在王储夫妇怀里呼呼大睡不曾醒来的人类小婴儿给欺骗了。只有等小婴儿从梦里苏醒,尊敬的魔巫大人才发现,神啊,地狱的恶魔才刚刚探出个头。

当魔巫大人把小婴儿放在床上,想要换下她那身粗布襁褓的时候,恶魔睁开了蓝色的双眼,张开了她那张没有长牙,只有粉色牙床的小嘴巴。

于是众神退隐时代最后的巫者,伟大的魔巫大人,传说中的观星者,开始了鸡飞狗跳的养娃十二年。

十二年了,魔巫大人成为了人类儿童心理学专家,写下了《人类小孩食谱大全》《手把手教你管教爱哭小孩》等著作,完成了从五谷不分—新手奶爸—职业奶爸这一系列令人叹为观止的转化,由此魔巫大人已经非常精于喂养人类小孩了。但他仍然对人类小孩教育问题一窍不通。

妮芙,魔巫大人给他的人类孩子取的名字。

妮芙要上学了。上学,正常人类小孩该做的事情,但是许久不同正常人类社会接触的魔巫大人不知道啊,所以等他突然有一天意识到自己家那个只会在森林和田野里摘花逗鸟掏兔子的人类孩子应该上学的时候,妮芙已经超过入学年龄很久了。

魔巫大人痛改前非,火速给小孩办理了就远就优入学。

第二天妮芙就背着空荡荡一本书都没有,但却塞满了小青蛙小蛇之类小宠物的小书包被魔巫老妈送去上学去了。

看到突然拥有大米米的妈妈,妮芙……妮芙很习惯了,因为魔巫大人就喜欢变来变去的,天天切换性别来戏弄来找自己的委托人。

“好的女士,我们会按照你们家孩子的知识水平给她分班的。”

学校教务处主任的态度有些敷衍而且眼神很色,但魔巫大人也并不很生气,因为她为了不被别有用心的人窥探家里小孩,干脆换了身份甚至换了性别来送妮芙上学。

她相信帝国贵族一小应该能把小孩安排好,毕竟它可是帝都知名学府啊,魔巫大人从老家搬过来不就是为了这个教育条件么?

就这样怀揣着信任,魔巫大人心眼很大地把孩子送到学校就溜回家了。

结果晚上孩子一回来,魔巫一看,坏了。小孩书包没了,鞋子掉了一只,小腿溅满泥巴,裙子破破烂烂,胸口还有一大块被墨水泼过的痕迹,出门前扎的头发松松垮垮,跟她平时在外面怎么野都不让自己太狼狈的形象差太远。但她还像从前没上学的时候一样,出门一趟一定给魔巫带礼物。她怀里窝着一只兔子,手上攥着一把野花,一看就是回家途中在田野里掏的兔子摘的花。

魔巫生怕她被欺负了,连连问她学校生活过得怎么样,妮芙脏兮兮地笑,说没被欺负,同学都对她挺好的,给她看故事书还借笔给她用。

魔巫将信将疑,然后被小孩强行塞了一只兔子和一把花到怀里,小孩还连连喊饿,暂且转移了他的注意。

但魔巫到底是个经历丰富的老油条,小孩第一天上学回家就那副尊荣,而且给她洗澡的时候她身上还有很多细小的伤痕,怎么看都不像没被欺负的样子。

第二天魔巫悄悄潜进学校,围观小孩上了一天课,差点没把自己的肺气炸。学校根据妮芙的知识水平把她安排到了三年级,三年级都是一些皮得很的小屁孩,年长过他们一头的妮芙在班里特别鹤立鸡群,她是最大的孩子,却也最无知。

她用不惯纤细轻盈的羽毛笔,因为在家里她用的是成年魔巫用的骨笔。

她不会写通用文,因为她十二年来看到的和书写的都是巫文。

她不了解小孩子间流行的游戏,因为她长久以来的玩伴都是自然里的飞鸟走兽。

她不佩戴名贵的珠宝首饰,因为山林间的酸栗和野花就是很美的装饰。

他们嘲笑她,嘲笑她十二岁还来上三年级,笑她智力有问题。他们戏弄她,因为她脾气好,怎么戏弄都不生气,还是笑眯眯的样子,看起来就像弱智。

她在吃力地学着使用羽毛笔的时候,有人会恶意地碰倒她的墨水;她一笔一划写字的时候,有人会大声地嘲笑她连字都不会写;她那一头早上央求他好久才编好的头发会被其他人扯乱,发间那些虽然在山野里野生野长不值钱但漂亮异常的花朵和果实装饰会被其他人扯下来;她所谓的同学给她的故事书,不过是他们胡乱砸到她身上的旧书,什么都有,过时的课本、撕烂的小人书、写了一半的草稿本,她都好好的收了起来,抹平边角塞进新书包里。

魔巫的孩子,来到人类孩子的世界,如此格格不入。

她愤怒了,上狗屁学啊,她又不指望她的孩子在人类社会混出什么丰功伟业,魔巫的孩子还需要受这种鸟气?

魔巫大人气极了,直接杀上校长室,让校长把教导主任也叫过来,他亮出身份把两人一通狂骂,把人校长的桌子一巴掌拍碎了,还干脆利落地剃禿了校长的头发,把教导主任的脸涂黑,炸了校长室和教导处,往那里丢了一堆诅咒,脾气烂得全国闻名的魔巫修生养性十几年以后第一次撒泼,居然不是在战场上,也不在拍卖场上,居然是在一所小学的校长室里。真是……真是让人一言难尽啊。

魔巫大人宣泄完自己的怒火,又隐身趴到教室窗外盯着自家小孩,等小孩一放学她就立马飞回家,火速打包家里的东西,她要马上就搬家,马上搬回老家,什么首都繁华更适合人类小孩成长,呸,什么破学校破老师,呸,不上了,自家小孩就不走正常人类小孩走的路怎么样?她自己来教,她不信她就不能培养出一个人类巫师来!

所以等妮芙又是一身乱七八糟抱着兔子拽着花回到家的时候,就正好看到被打包完全的家,和一脸义愤填膺的魔巫老妈。

她把兔子和花塞进魔巫大人的怀里,把包小心翼翼地放在脚边,万分愧疚地开始绞手指。她以为魔巫是因为发现了她为了保下这个装着书的书包和小朋友打架撕坏了裙子所以生气。

我们搬家。

妮芙没想到她的魔巫家长会这么说,她不可置信地摸了摸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又摸了摸自己空瘪瘪的小肚皮。

“可是……可是妮芙想洗澡,而且,而且妮芙饿了。”小孩嘴瘪了瘪,委委屈屈地说,“我们现在不搬那么快嘛,可以吗?”

魔巫大人的气被小孩顺了顺,好歹是冷静了一下,看着泥球一样的小孩,魔巫叹气。认命地把收拾好的厨具又拿了出来,又往浴室里摆上了小孩喜欢的香波。炖上汤,把小孩赶去洗澡,魔巫大人又把床给铺好了。

“我们明天就走听见没,我们不去那个乱七八糟的破学校。”魔巫大人大声地朝浴室里的小孩喊,然后把晚饭端上桌。

小孩在浴室里面叽里呱啦地唱歌也不知道到底听进去了多少。

洗完澡吃完饭,撸了一下兔兔,画了两幅画,把兔兔放生,刷牙洗脸爬上床,把自己埋进魔巫大人的胸里,未来的人类巫师妮芙小朋友照常度过了充实而有趣的一个晚上。

对比起毫无顾虑埋胸睡得稀里哗啦的傻娃,刚刚自作主张把教师这个光辉头衔加在自己头上的魔巫家长看起来比较焦虑。

她睁着眼睛,抱着已经睡得吹泡泡的傻娃躺在床上思索自己未来的教学进程。

算了,不踏马想了,随缘吧,看这小孩悟性。月亮爬得高高的,苦思冥想了半宿列个N个计划又否决N+1个计划的魔巫大人终于这样决定,挥手啪唧灭掉灯。

等下一个天亮,小妮芙的人生即将走入一个新的篇章。

是苦是乐都要靠她自己来品尝,而她现在,还埋在魔巫家长的胸口,睡得人事不知。

好像,她的命运之轮都是在睡觉的时候转动的呢。






TBC

评论(3)
热度(61)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