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我开玩笑的。

也许我并不是我口中那种甜饼专卖店店主。

在别人的故事里我希望看到的都是甜蜜的、美好的结局,最好每个人都拥吻到天明。

而在我的故事里,我会倾向于描写一种寡淡的、遗憾的结局,像半个西瓜里挖掉最甜的芯。

我写的每一个故事都不是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结局的,它像树杈一样会分支,我在写的时候不过是趴在枝干往分支的尽头看,哪怕它有很多个分支,我也只会也只能选取其中的一支。

像插花一般,用我的言语,我的心情,我的思想做装饰,把那一支结局插到瓶子里,最后呈送到我的读者面前。

我开玩笑的。

那瓶插好的花,是不是怒放,其实不是我能控制的。

我把我的故事分享给你,希望你有兴趣来了解它们。

评论(1)
热度(24)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