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大陆悲歌

做了一个梦。

梦到一艘纸叠的小船装满了蓝紫色的花瓣,被推向大海,阳光明媚,风平浪静。花瓣中央躺着一颗果实。

有一对父子拎着小行李站在码头,闲暇时光父亲为儿子讲起了故事。是一个神话故事,讲神话故事里曾经有个海神,因为看透了人类的丑恶嘴脸和世间的混乱不堪,他想让所有的陆地都沉没,让大海统治世界。

大地女神和当时的人类联合起来反抗海神,经过九九八十一天的殊死搏斗,陆地方胜利了。

他们把海神的四肢剁下来,变成连绵起伏的山脉;胸膛分割下来,变成一望无际的平原;胸骨拆下来,变成高耸入天的森林;腰腹切割开,变成整整齐齐的农田;他的雄根成了高山,头发变成了白雪,脖颈变成了火山,肠子变成河道,血液变成江河湖海。

唯有头颅,装载了神灵不死智慧思想的头颅毫无用处。大地女神说,他的智慧会使所有大地沉没,要将他的头颅永远地放逐,让他的头颅永远与身躯分离。如果某天无头的神灵找回他的头颅,大地会被愤怒的海水淹没,海洋将永恒地统治世界。

于是人类把他的头颅放上木船,点起火,推向海洋。

从此,大地和海洋天各一方,各自占据世界的两端。

如此,海神算是被杀死了。

“不是说是被封印了么?”儿子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问问题,他正抱着一船浆果在吃,一边吮吸手指一边问。

“不,是死了。”父亲拍拍书页,“书里都写了。”他合上书,从衣袋里掏出手帕给吃浆果吃得满手果汁的孩子擦嘴擦手。

“可是课本也是书啊!书上说邪恶海神是被永恒封印了……”

父亲擦干净儿子的手脸,望着孩子手里浆果船里最后一颗果子皱眉,“别吃了,好不容易才擦干净手!”

孩子应了一声,他们可以登船了。孩子想了想,把仅剩一颗果实的浆果船留在了码头的木板上,“再见!”他说了一声,不知道是和浆果船说还是和身后的陆地说。

他们走在长长的对接桥上,桥已经延长出了旧港口,长到深入海里。他们身旁的海面上跟着一个扁平的类似于集装箱的东西,与他们步行速度持平,好像跟随宠物一样,“集装箱”上写着父亲的名字和门牌号。

对接桥的尽头是海,海上停着一片陆地。

那陆地,是一艘很大的船,大到好像把陆地拆了一块下来, 它比最大的豪华游轮还要大上近两百倍,高上两百米,足以装载全国人,尽管它不一定会把所有人都带上。

他们走到尽头,集装箱移到对接桥面前,打开门,父子二人走进箱子里,箱子门关闭。半埋在海水里的起重机和船上的外挂吊臂配合着,把箱子抓起来,跨越碧蓝的海水,完成了一场空中飞跃。

船太大了,以至于甚至停不进港口,只能在大陆边缘的近海完成登船。

吊臂把箱子,连带着箱子里的人一起插进船体,准确填充进正确位置即个人信息确认无误,箱子的颜色会自动变成船体外观的颜色,反之则发出红色警报。各个部分的船体有不同的颜色,机械像填充积木一样完成另样的“登船手续”。

没有登船资格的人,没有登船的可能。

夕阳西下,忙碌的码头没有因为夜幕降临而停止工作,大功率电灯把码头照得亮如白昼,海水在人造灯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虚假,波浪的脊背都透露出紧张的假情假意的味道。

人还在络绎不绝地走过对接桥,身旁跟着自己的匣子,自己的家,步履匆匆地登船。

海水舔上码头,硬纸做的浆果船被海风吹落海面,行色匆匆的人们不曾留意一只不能载人的小船,连半个眼角都没留下。浆果船就这样,在无智慧的人造大灯的众目睽睽之下,悠悠地往海的方向漂去。

小船给船下的海水投出了小小的影子,保留了虚假灯光下最后的真实。影子推着它,越漂越远。

一天一夜过去了,所有匣子都安置完毕,巨船带着所有的人民和国土,驶离陆地,进入海洋的领地。
船上有“天眼”,天眼之下没有隐私。当船政府通过天眼剔除行为出格的人。

天眼提取“船民”上船前后24小时的个人录像,通过自有逻辑和筛选标准判定船民行为,有反“船府”倾向的人,会被弹出船体。

清除计划执行的时候,才让人觉得他们真实地生活在一块钢铁陆地上。

突然间,海面上像是末日降临,被判定“行为出格”的人从高高的船上被利落弹出,来不及关闭的匣子中的随身物品、行李、家具从天而降,乱七八糟地下起了物品雨,活像龙卷风过境。倒霉的,人落进海里,被海水反拍得昏迷。

陆地已经遥不可及,而生命的巨轮渐行渐远。

父子俩的童话时光也被天眼抓取,他们被抓进一个会议室。

“你们的故事很有趣,从哪来的。”

女总统坐在曾经电视机最眼熟的办公桌后面盯着父亲说,儿子抓着他的衣摆。

父亲沉默着拿出夹在腋下的那本破旧的故事书,书上的文字很神秘,总统按铃呼入两个南斯拉夫双胞胎姐妹进来。

翻译工作需要进行一整夜,总统把父子俩的匣子移动到行政立体空间范围内。

“总统随时需要你们配合调查。”

总统那梳着背头的女秘书站在总统身旁,深绿色的眼睛从眼镜上方压下来盯着他们,公式化地说。

父子二人脚踩着广播里“永不返航”的提示音,被特警送回了自己的家。

巨船,人类最后的陆地驶进无垠大海,踏足只有海的海半球。

它的前后都是汪洋,背后再无陆地,也永远无法返航,再也没有港口供它靠岸。

评论
热度(21)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