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我的不惹眼的原创世界 戈德兰

我费尽心思、绞尽脑汁创造了我的故事,它不依托任何一个广布于世的故事存在,也没有知名人物存活在这个故事的世界里。

它是属于我的,我独独自己创造的世界,除非我说出口,不然没有人窥得全豹。

它不是普通的世界,我没有给它普通的设定,我给它不一样的星球构造,把它放在了我特意设置的宇宙时空里,它曾经和我现存在的世界有过梦里的交集,我醒后又把它割离,送到远远的时空。

它有着海洋和大陆分庭抗礼的构造,星球内部盘踞着世界树的根茎,在海洋与大陆永不相见的世界里,世界树是窥视另个半球的一个途径。

陆地有遗落之海万湖之湖碧安卡,有幻想生物龙族和人龙混血半龙,半龙为了争取自己作为独立种族权利而向陆地权利集团开战,被战争波及的鲜花小镇也有各自的喜怒哀乐。陆半球有长生木,是世界树的一头,是世界树的树冠。他们拥有着独立的记忆,如果他们死去,就会在另一个半球重生。

海洋里有失落大陆默拉,有奇异的种族,寿命极长的鲸类和朝生暮死的章鱼,那里有世界树的另一头,世界树的根茎,沉木族,它们没有在另一个半球生活过的记忆,重生是完完全全的重生,生前荣耀带不来,死后记忆带不去。他们并非不老不死,死亡只是他们的另一种新生。一根木头横贯了一个星球,连接了同一个生命。就像是从世界的这一头扎进水里,然后又从世界的另一面的水里坐起来。

在陆地和海洋的头顶还有一片海,苍穹海。苍穹海里面有名叫通银的守护者,掌管整个世界的雨水,格拉尼是唯一一种可以穿梭分割海陆半球云墙的生物。苍穹海里还生活着一些柔软可爱的生物,它们也各自有各自的习性和故事,在此按下不表。

我精心地设计它,雕刻它,排列它的构造,移动它的大陆,填充它的海水,安置它御下的臣民。我把阳光绞碎了嵌进它的身体,星光织起来披在它肩头。

我是爱着它的,毕竟是我的孩子。

我不甘心它一辈子都只存在在我的脑海里、我的手稿上,我是想炫耀它的,人之常情。

但我又舍不得它最后只能向隅而泣,我也不甘心我向隅而泣。

我会嫉妒,它收到的关注不多,我会心酸,愿意了解它的人太少。

我的心里到底有多少不甘和丑陋的嫉妒啊。

我到底还要做什么,还要创造多少,还要讲述多少它的故事才能换来多几缕别人想要了解的兴趣呢?

我知道它是个原创世界,没有人为它作画,没有人和我讨论它,也几乎没有人了解它。它没有火热的关注度,我也没有拉同人角色进来,它本就是不惹眼的,独独在我心上盘踞的孩子,结在深深肠、远远乡。

我要怎么做,才能找到阿里阿德涅之线,我要怎么样,才能完成我的十二大功。

我什么时候,才能让我心中的Liviathau平息。

它是不惹眼的,并不是因为它不有趣不可爱没有魅力,只是因为我,我没有足够的能力诠释它。

没能力把它从我的时空带出来,没能力构建此方世界与彼方世界沟通的桥梁。他人和它会面的唯一通道是我,而我的表达能力又太过浅薄和狭隘,我对它始终是愧疚的。

等我什么时候有自信,再把已经写完的故事发出来吧。
在没发出来之前,我都可以继续自欺欺人。

评论
热度(25)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