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我已再也离不开你,”他郑重地开口,声音里有将不可捉摸的命运和他往后那么长的人生看透的豁然,“请一定要嫁给我。”这句话里有一点央求的意味,还带了点惶惶,但总的还是像花开满树似的溢满了盼盼的。

评论
热度(14)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