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做了一个梦,大概是梦完了一篇耽美重生文。

受前世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少爷,家里破产,自己的信托基金人卷款而逃,一夕沦落社会底层,自己是个没什么名气的小画家【刚从艺术大学毕业】很难靠卖画为生,只能在培训机构当当助教勉强过日,还没来得及尝遍非富贵阶级的辛酸苦辣,就为了救一个从培训机构赌气跑出来的孩子被撞了。

撞完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受一直在被抢救着,期间受都是有意识的,包括抢救后植物人期间。受一直清醒着熬到他因为身体机能衰老才死去,死之前一直咒骂老天,求老天下辈子给他速死的机会。

然后受重生了,重生到出车祸那天,车祸发生的前两分钟,在受还没从重生懵醒过来的时候,车祸依旧发生了,只不过这次受愣神了,换成了小孩的母亲冲上去救下了那个小孩,小孩母亲当场毙命。

攻也才堪堪冲出培训机构的大门,就看到自己因为离婚有些精神失常的母亲为了救弟弟被撞了,路旁边还有个伸着手直愣愣站着的受。

攻被判给母亲,弟弟被判给父亲,但是他母亲本来就因为离婚就精神衰弱患上躁郁症,在判决书出来的当天不管不顾冲到小儿子学画画的培训机构要带走小儿子,小儿子受惊吓跑出机构,后面就是惨剧的发生。

攻在同一天,父母离婚,母亲逝世,兄弟分离。

事后,攻虽然知道这件事和受没关系,但还是怨上了受,拒绝父亲继续抚养自己的建议,要求住进受家,让受照顾他一年,一年以后攻十八岁考上大学,两人一拍两散。

后面就是日久生情的故事,攻也不是非常怨受没有伸出援手,他只是给自己找个不回他心目中真正害死母亲的凶手身边被抚养的借口,两个人互诉心肠以后就确定在一起了,并且决定以后一起生活。

一年后的攻考上了很不错的大学,但是专业非常烧钱,父亲寄过来的生活费只够一半的学费,受拿积蓄帮攻补齐学费,生活费也是受加了两份兼职才供给攻的。

大学两年攻一直也在努力兼职,争取给受减轻负担,两个人像两头生怕累不死的牛一样尽自己一切可能挣钱,花钱方面像两只貔貅,恨不得只吃不吐,双方都心疼来回的飞机票,见面很少,只有长一点的寒暑假攻会坐很久的动车回来见受。

大三攻出国了,他们的距离更远了,甚至还有时差。

受开始生病了,之前只是流鼻血,后面到经常性头晕和短暂失明,某天受在搬运画板的时候突然昏厥被送往医院,醒来发现已经病入膏肓了。

知道受住院,攻也很着急,但是马上回来也不很现实,受瞒着他没说病有多严重,还安慰他:“没关系不严重,顶多住几天院,休息两天就好了。我早就买了医保,不会花很多钱的。”还和攻开玩笑说在他住院休息的这几天攻要好好工作给他赚住院的床位费。

攻虽然也骗受说自己不回来,但其实悄悄定了机票,尽可能挑了最便宜,所以时间往后多延了几天。

结果回到国内,只收到一纸缴费通知,上面是受急病到去世一共七天的床位费。他真的没有让自己的病拖累到攻,抢救不过来的自己的遗体也早早签了捐赠协议,甚至不需要火化,他留给攻的不过是一张七百多块的缴费通知。

去缴费的时候,医院的人议论受无亲无故无妻无子,他们还以为这个费用缴不清了呢。

攻抱着收据蹲在医院交费处无声大哭,他的身体是沉默的,但他的灵魂在嚎啕大哭。

然后我就醒了。

评论(4)
热度(20)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