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水泥森森的钢铁森林里,人们穿钢拂铁地走过,是一只只西装革履、衣冠楚楚的猩猩。但在城市的上空,生锈的云朵上,有人用看不见的精神,构建了一座远离车马喧嚣和假笑虚伪的眉黛之山。

那是私人的领域,我在那里,也有一座山,等着不知道愿意爬着天梯上来敲我山门谁谁谁。

评论
热度(31)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