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绿苔藓

前方的死亡越积越厚,长出了墨绿色的苔藓,潮湿的,格外鲜辣。

苔藓上蒙了雾,湿润从根部溢出,沾到空气里,好像要把领空内所有空气都染上绿印子。

它要越长越高,越积越厚,长成苔藓墙、苔藓山,直愣愣地捅到天上去,把墨绿与深蓝接壤,让地狱的门直接开到天堂门前。

它不要青莲色,也不要茶青色,就一潭墨绿色,深得好像要透出墨,让人怀疑那些苔藓内里是不是只剩黑色。

可这才是死亡,前赴后继的死堆在一起越积越厚,死亡的气味带着毒,沉沉掩着静静的杀机。

评论
热度(20)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