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做了个梦,梦到一对总在分分合合的情侣,我听着男子的心声。

年轻时,女子飞奔下楼追赶要分手的男子,男子被拉住,回头看她。她脸上因为激烈运动而生出高原红,在男子眼里是飘上白云的晨霞,是翠枝上两颗娇红的花朵,是萨尔茨堡结满炫目钻石的树枝。

中年后,男子盯着和自己争吵的女子。她脸上因为激烈争吵而生出的高原红,在男子眼里却成了可悲可笑的腮红,是两坨被锤烂在砧板上的烂番茄,是压制、威胁他的普罗克拉斯缇斯之床。

评论
热度(26)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