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求转运啦王大仙儿!【耀白】

 她醒了,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向窗帘的位置,寻找自己可怜的窗帘,不出所料地,窗帘又掉了,窗外的阳光毫不掩饰地撒了一地,成功让她在闹钟响之前的半个小时就醒了。

  起床洗漱,走进浴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拧开水龙头,看看有没有水,不出所料地,家里又没水了,水龙头空荡荡地一滴水也开不出来,她叹了一口气搬出了备用水用以洗漱。

  下楼买早餐,走到早餐铺的第一件事就是偷瞄卖早餐的奶奶身侧的鸡蛋筐,看看有没有鸡蛋,不出所料地,鸡蛋还是非常充足的,个个神清气爽地站在框里,成功让她对这一天又充满了信心。

  “小莎啊,今天还是手抓饼不要火腿,加沙拉番茄酱啊?”总是记不清楚娜塔名字的奶奶笑眯眯地问她,花白的头发在晨光里几近变得透明,花围裙和花袖套看起来分外精神和蔼,黑色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笑意,不见半点寻常老年人眼里会有的浑浊。

  她点了点头,眼神却飘忽地在鸡蛋和摊子上来回移动,心里暗暗地祈祷些什么。

接过奶奶递给她的手抓饼,用还不怎么标准的汉语道谢,握在手里,走了好几步才终于下定决心似地咬了一口,出乎意料地,今天饼里面所有该有的都有了,不该有的也没有。

  只是酱料没抹匀,一块多一块少的,有的地方一口咬下去全都是酱,有的地方却只有酥脆的饼皮。

  叹了口气,她乖乖抱着手抓饼往公车站走过去。

  “哎呦,王耀看上的这姑娘,可霉得啊……”奶奶在她身后默默摇了摇头,把刚刚磕破的鸡蛋壳丢进脚边的小垃圾桶里,只见那几个蛋壳上都有一闪而过的玄妙纹路浮现。

   公车差点离站,还是她快跑了几步才恰好追上的,倘若错过了这班车,下一趟可是要等上至少二十分钟——那就绝对会迟到了。她坐在车厢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上暗自庆幸今天仍然掐着点上了这趟车。

  是了,娜塔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运气较于旁人要霉得多。吃三明治会没有火腿,买方便面会没有调料包,买双皮奶会奶皮结不好……就连和哥哥姐姐们一起投的调研志愿书也只有她一个人被调来了中国。

  虽然在中国也没有什么不好啦,只是,很想哥哥,有一点点想姐姐而已。

  虽然每天都很倒霉,但是只要在小区门口的早餐铺买一个手抓饼,好像运气就会变得好一点呢——也就只是不倒大霉的程度而已。

  这个手抓饼BUFF将持续整个早上——刚好是一顿早餐消化的时间。 

  “炖肉已经没有了哦。”打饭大叔很无奈地敲了敲面前空荡荡的餐盘,餐盘里只剩下一片褐色的汁水和几块可怜巴巴的萝卜土豆。她在内心长叹一百次,遗憾无比,今天又没有吃上美味的炖肉。这份遗憾是哪怕大叔多送了她几张土豆饼都无法挽回的,毕竟肉和土豆还是有本质区别的嘛。

  她端着餐盘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兴致缺缺地扒拉着自己的午餐。

  “我可以和你坐一起吗?”突然有声音从她头顶传来,她抬头,却看到自己助教的教授端着餐盘笑着看着她。

  “当然可以,王教授。”她点点头。

  “我见你好像很想吃这个炖肉的样子,正好我今天打了又不然不想吃,就给你好了。我一口都没动过哦。”王耀把一份炖肉推向她。

  “唉?教授您真的不吃么?那我改日还您好了!”

  “哈哈哈,不用啦,就当我补贴我的小助教的好了,不用跟我太客气,我可是会像奴隶主一样压榨你的哦。”

  跟教授吃完一餐以后,娜塔莉的整个下午都非常的平淡,没有明明满墨却写着写着突然写不出来的水性笔,没有明明有正式卡却死活刷不开的出入门,没有突然抽风的打印机,没有突然打翻的水平水杯花盆……顺遂到她都怀疑王教授是不是手抓饼成精来着的。

  晚上,依旧一切顺遂。晚餐非常完整,温度也刚刚好,回到家不需要调教跳闸的电闸,洗澡有水,还是热水,吹风筒没有在吹头发的时候途中罢工……平安躺在床上的她还稍稍觉得这一切有点玄幻,而且有什么事情没做就睡的感觉。

  “算了,看看明天会不会恢复原样吧,说不定是错觉呢?”她这样想着,就在难得稳定运转着的香薰加湿器徐徐喷洒着的水雾里睡去了。

  第二天,她醒了,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向窗帘的位置,寻找自己可怜的窗帘,出乎意料地,窗帘没掉,没有洒进房间里的晨光做的叫醒服务,但她还是早闹钟半个小时起床了。

  起床洗漱,走进浴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拧开水龙头,看看有没有水,出乎意料地,今天水龙头里居然有水!!她看着水龙头里流出来的自来水整个人都有点懵了的样子,好像世界在她面前毁灭了又被重建。

  “小莎啊,今天还是手抓饼不要火腿,加沙拉番茄酱啊?”总是记不清楚娜塔名字的奶奶笑眯眯地问她,花白的头发在晨光里几近变得透明,花围裙和花袖套看起来分外精神和蔼,黑色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笑意,不见半点寻常老年人眼里会有的浑浊。

  “好嘞!”奶奶依旧手脚麻利地把手抓饼装好了送到她手上,这次她选择了直接咬一口,除了非常烫嘴以外,一切都是完美的,饼是饼,酱是酱,每一口饼里都摊上了合适分量的酱,没有偏颇的地方。

  在娜塔莉飘乎乎离去的背影后,奶奶笑眯眯地目送她走远,“嚯,这总算是见面了?好啊好啊。”

  今天居然是她等公车而不是她追公车,她一边吃自己的早餐一边后知后觉地想到。

  最可怕的是中午,明明今天她比往常去食堂的时间都要晚,更不要说卡手抓饼BUFF提前打饭了。哪怕去得晚,她依然意外地吃上了自己心心念念很久一直想要自己亲手打到的炖肉。就在这一瞬间,她火石电光地想起了王教授。

  王教授在她的心里已经不再是一位教授了,甚至也不是一只手抓饼精,他就是电是光是唯一的手抓饼神!!

  “玛利亚啊,哥哥啊,我找到能让我吃上炖肉的大腿了qaq!”她一边一本正经地吃着饭一边在内心里激动地大喊。




          tbc

评论(14)
热度(56)
  1. R-A-O勃穴多湿 转载了此文字
    @烟与烟与烟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