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耀龙 刀与血

  野外求生中,龙影因王耀克扣他伙食,“兄弟,咱伙食省着点吃啊,不然会断粮的!”王耀语,于是愤然出走,他在临近王耀休息前捉了只兔子回来,趁着守夜的空当儿摸黑作业,给兔子放血脱毛啥的折腾了半宿。
  等王耀后半夜起来换班儿时,就着微弱手表的光,隐约看见了一只死得颇为壮烈的兔子……
  “……操这孙子,”王耀无语了半天,“老子真他妈服了。”但还是在黑里咕咚的天儿里摸了过去,一边骂一边给他处理。
  清晨,龙影从帐篷里钻出来,就看到他的兔子在火上慢慢地烤着,空气里弥漫着动人的肉类被火舌燎烤的焦香,金黄的油脂从兔子身上滴落,落进炭火里,噼里啪啦地作响。
  王耀披着冲锋衣撒调料,动作恣意放纵得很,胡椒
粉被晨风携着,一下子撒满了整只烤兔子,看上去非常诱人。
  诱人的不只是兔子,还有人。
  龙影踢着鞋走过去,光溜溜地裸着上半身,迈着两条修长的毛腿,要去摸王耀的屁股。
  王耀没等他那只贱龙爪放在自己屁股上就抓住了他的手,转身把这只爪搁到他自己的胸口上,还按着他的手指捏了捏他因为冷而自然起立的小米粒。
  “我靠??王耀??”龙影大叫。
  “你就接着裸吧,呵呵,蚊子还没把你咬死啊?”王耀冷冷地笑,视线露骨地上下打量龙影。
  龙影不以为然,人帅人看地随王耀肆意打量,还特意把两条腿撤开了点,一只脚站直了一只脚放松地抖啊抖,看起来活脱脱一个老痞子。
  “嚯,还有什么蚊子能咬穿小爷我的龙皮啊。”
  “别逼逼了,你绝逼被咬得差不多肿了。”
  “哈??”
  “你不仅被咬了,你还偷偷用老子的青草药膏。”王耀无情地戳穿了他。
  “你他妈怎么看出来的???”
  “你小腿都变绿了好吗?绿绿的那块腿毛分布走向还和周围的不一样,别的不明显,就那几块儿螺旋状,你还说啥?”
  “我要说……王耀我操你大爷。”

评论(2)
热度(29)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