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我不爱看在风尘里被拯救的她们

爱把妓写得无奈而又善良的男作家,大抵都是抱着拯救一只沦落风尘的尤物的心,在描写着她们的吧?
给她们一个虚无又苦尽甘来的微甜结局,仿佛这样就能拯救她们过往在泥潭里摸爬滚打的那些时光,用那种施舍的姿态扮演一个救世主的角色,并将这种情感,称之为爱情。
他们不爱的,不爱这些女人,只是自己给予自己一个悲天悯人的任务,去拯救她们,去给予“爱”和庇护,其实在另一个程度上只是在满足自己的欲望而已。
而把妓写得很美又很有自身想法,能够自我支配人生的女作家,于我而言,是从未见过的,有的都是刻骨而直白的疼痛,她们笔下的妓女们,不再美、不再姿态妖娆、不再勾魂摄魄、不再勾动男人的心。她们确乎是在滚滚红尘里打滚的,滚得遍体鳞伤风尘仆仆,没有人能拯救她们,甚至她们自己都不能救自己,只是在泥潭里扑腾。
这就像男人看女人,是欣赏或带着欲念的,而女人看女人,是嫉妒或设身处地的一样。
所以我不爱看写妓与郎的爱情故事,因为那不现实,我也不想看她们在风尘里被拯救,被拯救过后再世为人,身后仍然,拖泥带水。
我不想看有人把这么悲惨的人生描绘得太美太诗意太理想,不想看有人把这种身不由已红尘漂泊的无奈当做艺术来崇拜。
她们不美,不诗意,身不由己。

评论(3)
热度(32)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