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衣服是一种言语,随身携带着一种袖珍戏剧——贴身环境,那就是衣服,我们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里。

——张爱玲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汪曾祺

因为你是不现实而且不成熟的,异乡人,只为了崇拜一只蓝得充血的笔,一种雄厚如斧野犷如碑的风格,甘愿在大西洋的水牢里,做海神的一夕之囚。因为像那只运斤手一样,你也嗜伐嗜斩,总想向一面无表情的石壁上砍出自己的声音来。因为像它一样,你也罹了史诗的自大狂,幻想你必须饮海止咳嚼山充饥,幻想你的呼吸是神的气候,且幻想你的幻想是现实。

——余光中《南太基》

谁说现在是冬天呢?当你在我身旁时,我感到百花齐放,鸟唱蝉鸣。                            
              
——夏洛蒂.勃朗特

《情人·乌发碧眼》 杜拉斯

※为摘抄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意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我这引人注意的长发,我二十三岁在巴黎叫人给剪掉了,那是在我离开我母亲五年之后。我说:剪掉。就一刀剪掉了。全部发辫一刀两断,随后大致修了修,剪刀碰在颈后皮肤上冰凉冰凉的。头发落满一地。有人问我要不要把头发留下,用发辫可以编一个小盒子。我说不要。以后,没有人说我有美丽的头发了,我的意思是说,人家再也不那...

诗一样的文字

暗橘色的石蟹只有脚尖是黑色的,剥开坚硬的外壳,便看到饱满的,仿佛果肉般的螃蟹肉。石蟹要蘸热奶油酱或芥末酱后食用,但石蟹本身的味道很醇厚,无论蘸了哪一种酱汁,一旦放进嘴里,就完全尝不出酱汁的味道。嘴巴和手指立刻变得滑腻腻的。螃蟹肉很滋润,舌头顿时冷得微微发抖。螃蟹肉带着生命的芳香,残留着些许海洋的腥味,和在纽约或是西海岸吃到的石蟹完全不同。一开始喝的蛤肉汤的温暖已经完全消失,只有白葡萄酒和螃蟹的冰凉感觉在内脏扩散,我渐渐开始有一种奢侈的失落感。冰冷的螃蟹令人沉默。

——村上龙《孤独美食家》

因为害怕自己并非明珠而不敢刻苦琢磨,又因为有几分相信自己是明珠而不能与瓦砾碌碌为伍,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结果在内心不断地用愤懑和羞怒饲育着自己懦弱的自尊心,世上每个人都是驯兽师,而那匹猛兽,就是每个人各自的性情。

——中岛敦《山月记》

自勉,我不愿饲养一只懦弱的废物,那种觉得自己小有文采却又不惊才艳艳,眼高手低的那种废物。
我会变得更好,哪怕过程很慢,但只要不自暴自弃,我终归是在一点一点变化的。

下次你路过,人间已无我。

——余光中

先生,一路走好。

诗一样的文字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远去, 
如同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嘴。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好像你已远去。 
你听起来像在悲叹,一只如鸽悲鸣的蝴蝶。 
你从远处听见我,我的声音却无法企及你。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遥远且哀伤,仿佛你已经死了。 
彼时,一个字,一个微笑,已经足够。 
而我会觉得幸福,因那不是真的而觉得幸福。

——聂鲁达《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那个倒转的世界
那里左总是右
那里影子是实实在在的身体
那里我们整晚醒着
那里天国如此肤浅而大海如此深邃
而你爱我

——毕肖普《失眠》

1 2 3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