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莎乐美

你的头发令人生厌,它粘满西伯利亚泥泞的雪土和凛冬冷酷无情的皱纹,它像扣在你头顶的枷锁,要将你原本的铂金掩盖,要刺穿你苍白的脸颊,让你此时好像蛇发尽数断裂枯死的美杜莎。

我不爱你的头发,我爱的是你的眼睛,伊万。你的眼睛好像黄昏落日在地平线上留下的最后一条镶边。圣托里尼的落日落得轰轰烈烈,比日出更艳美,仍比不过你眼睛的光芒璀璨。

被碾碎的紫罗兰溢出来的紫色香气让人着迷,仍不如你眼睛动人。你的眼睛比跃动在山林、皮毛受月光洗礼的紫貂还要紫。它比被矿工染血的手挖出又引得权贵屡屡为之决斗的紫钻还要紫。

你的眼睛像将昂贵珍稀的阿富汗青金石和摩押人在摩押矿井里发现的朱砂仔细研磨调配出的昂贵颜料,专门为皇帝画像的颜料!它像腓尼基人在亚特兰大海滨发现的骨螺,是皇帝强迫他们一次次下海冒险采取的骨螺。它像罗马皇帝身披的衣袍,上面染着鲜艳恶臭的骨螺紫,挂满名贵的珠宝、镶着纯金的衣边。

世间任凭什么都没有你的眼睛美,让我吻一吻你的眼睛吧!

评论(5)
热度(33)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