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我听见回声


  我听见回声,来自我兄弟的胸膛。

  以同调的心脏跳动填补我空缺苍白的灵魂。

  不断地冲撞着,又重复幸福,心脏震天地冲撞着他的胸膛,冲撞感传递到我的胸膛,让我的胸膛也被冲撞着。

  我听见回声,来自被沙漠吟游诗人成为“太阳之火的王国”。虽然我身处一望无际的沙漠,我仍听见回声。

  索诺拉沙漠再深的腹地都有绿洲在郁郁葱葱,巨人柱仙人掌绝不是孤寂的悲木,兀鹫永远盘旋在高举的枝干的上空。

  加利福尼亚湾和太平洋的水汽如此湿润,让我在沙漠中这样严苛的环境里依旧欣欣向荣,我扎根在这里,看碎石堆成的山,看与沙漠相连的海。

  我听着这样的回声,承受着双倍心跳的负荷和双份呼吸的累赘,并且,乐此不疲。

评论
热度(43)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