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这里又一次 
饱含记忆的嘴唇 
独特而又与你们的相似。
我就是这迟缓的强度 
一个灵魂。
我总是靠近欢乐也珍惜痛苦的爱抚。
我已渡过了海洋。
我已经认识了许多土地;
我见过一个女人和两三个男人。
我爱过一个高傲的白人姑娘 
她拥有西班牙的宁静。
我见过一望无际的郊野 
西方永无止境的不朽在那里完成。
我品尝过众多的词语。
我深信这就是一切
而我也再做不出新的事情。
我相信我日日夜夜的贫穷与富足 
与上帝和所有人相等。 

——博尔赫斯《我的一生》

评论
热度(17)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