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一个梦

做梦梦到一个情节:

  我梦到我来到一个全息全视角游戏,游戏主角是一家很优秀的人,我要从这一家人里选择一个人,成为ta并且进行游戏。

  可供选择对象为这家人的儿女,角色界面为标白状态,可以查看人物状态、人物过往。一共两对儿女,四个孩子都是非常厉害的人,有非常成功的商业大鳄,有大权在握的政治家,有世界著名的音乐家,有世界顶尖的科研人员。

  孩子们的母亲不可选择,角色界面为标黑状态,不可查看人物状态,但可以查看人物过往。

  孩子们和母亲散坐在客厅壁炉前的沙发组中,在喝下午茶,玩家进入游戏时就随机登录出现在客厅各个角落。玩家通过触摸人物肩膀获取人物信息,通过谋杀人物来选择身份。

  和我同时登录的人大多都在轮流触摸可选择的四人,几番比对后,谋杀了自己想要选择的对象,开始游戏。

  一时间客厅里血光冲天,华美而沉重的烛台、精致而锋利的餐刀、挂在墙上的画框,甚至连孩子母亲的腰带都被扯下来作了勒死人的工具。

  那位衣着华丽姿态优雅的太太对于眼前的一切无动于衷,好像她不在这个时空,看不见眼前的一切。她淡然地喝着下午茶,拿带血的餐刀抹果酱。

  被谋杀的人每三十秒刷新一次,每一次刷新以后身体都会透明50%,人物透明到一定程度就会消失,消失的人物不可选择。而越透明的人物就越难谋杀,因为越透明就越难触摸实体。所以从拿餐刀抹脖子,到把人斩首,最后大卸八块,时间推移,我看到的是玩家们越来越暴虐的手段。

  最后一个玩家面对余下两个淡得几乎看不见身影的可选人物很警惕地瞟了我一眼,然后选择了玉石俱焚的办法,她挑起壁炉里燃烧的炭火把沙发点燃,把剩下两个人都烧死了。而太太正好享用完了下午茶,摇了摇桌上的铃铛呼唤女仆收拾残局,低眉顺眼的女仆来了,端着托盘跪下身,转眼就被火苗吞噬,没有发出一声尖叫就成了一具炭火尸体。

  太太提着沾火的裙摆站起身,放下裙摆,从餐桌上拿走了那把沾血的餐刀,好像感觉不到痛一样,一步一步往客厅后面的餐厅走过去。她走过的路从黑白变成了有色,从不可踏足变成了可以走动,像是游戏里无形的屏障被撤去,我跟着她一路走,逃离了着火的客厅。

  走到餐厅,只见餐厅长桌最远的一端坐着一个男人,太太把餐刀放到长桌离客厅最近的一端,然后把餐刀用力地沿着桌面朝那个男人甩过去。

  她的餐刀脱开手,火苗暴涨而上,吞噬了她的身躯。太太最后发出一声得意的尖啸,死了,伏在长桌的一端,成了另一具炭火尸体。

  我冲过去看这个房间里最后一个活人,发现他是满客厅合照里幸福一家中的男主人。他很冷漠地盯着长桌那头烧成黑炭的妻子,双手撑在下巴下,餐刀抵着他的胸膛。餐刀的刀尖前是他胸前口袋里插着的红玫瑰,那玫瑰红得好像刀再近一点就可以从花里扎出血。

  男主人的角色界面为标白状态,可供选择,但是无法查看状态和过往。

  他给我发布了个任务,虽然看上去他只是看着逐渐烧到餐厅的大火自言自语,但是我的游戏面板上接到了任务:阻止这一切。

  任务发布完毕后,男主人拿起了锋利的餐刀,直直地插进自己的胸膛。他头顶一个隐藏的BUFF【黄粱一梦】突然显现,然后破碎。

  然后我成了他。

评论
热度(22)
© 勃穴多湿 | Powered by LOFTER